校园纯欲小说|朋友开好房我能直接

搞笑脑筋急转弯 时间:2022-01-24 15:41:01

听着小付在里面的叫声,我突然有想上厕所的感觉,可能是昨晚打麻将空调吹得太冷了,小肚子隐隐作痛,于是赶紧跑到洗手间。

一根香烟还没抽完,听见小付在问:“老板是你在洗手间吗?”

 文学

“是啊!”我回答。

“是在小便吧?”

“不,是在小便的‘哥哥’。”

“帮忙快点,我完事了,要冲洗。”

靠,冲洗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有点奇怪,但还是尽快完事出来了。

“这胖子太猛!”小付对我说,“这次买的套子质量也太差了!”怪不得她急着要冲洗。

我笑了笑没说话,转身去洗手。等我洗完手转过身,看见胖子也从包房里出来,好像正准备从一个小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皮夹,我赶紧叫小付快点,客人买单!

小姐们收钱的动作总是最快的,一转眼小付已到了客人面前。

胖子给了二百,说不用找了,然后跌跌晃晃地往外面走,一边走一边把那只厚厚的皮夹往包里放。

就在这时,我发现小付不紧不慢地蹲下身子,在地上一张一张的捡东西,我走近一看,小付捡起的竟然是一百一百的人民币!而那个死胖子却浑然不知,拉开门帘早走了出去。

小付手里捏着钱,小声问我怎么办?一共是八百元。

我思考片刻,说:“我们赚的钱是因为我们付出过,是劳动所得;而这钱不是我们应得的!如果客人回来取,你全部还给人家,决不可以留下一分。”

“那他如果不来了呢?”

“等他三天,三天以后不来,这钱归你。”当时我竟然没想到也要分点外快,见者有份嘛!看来,我这人有时也蛮傻的。

三天过后,胖子没来,以后也一直未出现过。

小付买了一条上海牌香烟给我,并悄悄地跟我说,其实她早就断定这胖子不会来,那天他酒喝多了,皮夹里有很厚一叠钱,丢几张根本不知道。

这女人真精!早知道跟她对半分了。

我们这个店的地理位置应该属于中等地段,于闹中取静之处。

周边居住的人和一些公司酒店的公民,不算层次很高,也不算很低。偶尔也会冒出几个开奔驰宝马车的客人。

这种客人,最受小姐们青睐。

其实越是这种客人,越是不会多给小费,该多少就多少,难得有几次开恩的。但是小姐们就是喜欢,问为什么?感觉好,服务周到一点也愿意。

我的分析是,小姐们心里有一种潜意识:跟这种人打交道,或许有傍上大户的机会。其实她们并不完全明白,好多开这种车的人,仅仅是帮人打工的司机而已。

倒是一些不起眼的客人,有时出手大方得让小姐瞠目结舌,喜从天降;也让我目瞪口呆,自叹不如。

正常情况下,我们店的最高价就是一百五。但小姐拿到二百是天天会出现的事。有的甚至三百五百,婷婷拿到过一次八百,佳佳拿到过一次最高记录一千。

同样是做一个生意,就算你是个“音乐学院”的高材生,又是个“炮兵部队”的高手,能到手这么高的数字,那完全是看一个人的运气了。

而我,始终是在按规矩做,未曾有过贪婪的念头。她们得三百,我提五十,得一千,我也是五十,一百五,我还是五十。

她们有时做营业额只有一百的生意,我提成三十,最低的“航空公司”是五十元,我提二十。本人从来没有因为客人多给小费而向小姐多提一分钱的事,这点我可以用自己的人格担保。

在这些众多的客人当中,我印象比较深的,是一个自称为失意的诗人的中年男子。他买单很爽快,店里的每个小姐他都尝过味道。

这人人品不错,“干活”时间快,也不虐待小姐,可笑的是他的“嫖论”。

他说他之所以到这里来,是因为在写作上面出现了空白点,而这个空白点的具体内容就是一个“性”和一个“淫”字,每次文章写到这里,就完全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领域,产生了瓶颈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

他说他在这里除了体验生活外,还想分辨一下“妻”和“妓”之间的差异,以及野花为什么比家花香这个主题。他说现在已经有答案在心里了,那就是:

问题不在“花”身上,而在男人的本性和共性上,这是一个古老而原始的话题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

从他的谈话中我了解到,他家里经济条件很富裕。父亲是一家大型企业的老总,现已退休。他本人就是靠稿费吃饭的。

由于生活积累有限,他眼下有江郎才尽的感觉,到这种地方来,就是想在写作上有所突破。他说发现我好像也懂点文学,很容易沟通,所以每次到这里的感觉就特别好。

他说的是真是假我不知道,对我来说,只要你买单,一切都好!因为嫖客的话跟小姐的话一样不可全信。

但是,这位诗人表达的有些观点,确有他的独到之处,比如他说:

“有家庭的男人偶尔出来玩一次,既有益于身心健康,又有利于家庭和睦,更能促进夫妻之间的感情升华。可以想象,一个男人一辈子只跟一个女人做爱,做到后来动作就会变得机械性,就是夫妻二人都闭着双眼,也绝对可以把整个”操作程序“准确无误地做完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

“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要知道,婚姻中最折磨人的,并非冲突,而是厌倦。为数不少的男人不是不想到这种地方来偶尔‘尝鲜’,而是受道德的良心的传统的经济方面的等等因素束缚;想是正常的,说明你的心理和生理都处于一种健康状态;一点不想的话,至少表明在这两者之间有一项是存在问题了。看看那些当官的,发财的,事业搞大的,有几个不养情人?有几个不拈花惹草?

“一般来说,男人的资金达到一定程度以后,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老婆以外的女人。这正像伟人说过的话:资产阶级的萌芽,在土壤气候等条件成熟的情况下,自然而然地会产生出来。此乃人之本性也。因此,不能把到过这种地方的男人都称之为坏男人。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标签:宝贝
热门文章
数据加载中...